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» 新聞中心» 評論

潘剑锋: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完善预防性法律制度(有的放矢)

  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完善預防性法律制度,堅持和發展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,促進社會和諧穩定。這爲我們通過多種形式、多種渠道更好預防和化解民事糾紛、提升社會治理現代化水平指明了方向。

  有民事活動,就會産生民事糾紛。隨著人類社會發展,民事活動日益活躍,民事糾紛也大量增加。解決民事糾紛的手段很多,司法訴訟是一種重要方式。不過,訴訟的社會成本較高。我國人口衆多,如果民事糾紛都以訴訟形式解決,對于當事人和司法機關而言就要承擔較高的糾紛解決成本。這不僅會制約司法效能的提升,也不利于及時修複社會關系、維護社會穩定。

  預防性法律制度,主要是爲防範各類矛盾糾紛發生而制定的一系列法律規範和制度。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就是注重運用多種社會矛盾糾紛化解機制,將矛盾糾紛消弭在事前、化解在基層。我國的調解制度是具有中國特色的預防性法律制度,被稱爲矛盾糾紛化解的“東方經驗”。人民調解員植根基層、來自群衆,熟悉社情民意,有助于更好滿足廣大人民群衆訴求,預防社會矛盾升級。2010年,我國頒布人民調解法。調解制度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求,具有簡易性、靈活性、普遍性、自治性等優點。在實踐中不斷完善調解制度,可以更好發揮其預防民事糾紛升級、從源頭上化解社會矛盾的作用。

  成功化解民事糾紛,需要尊重當事人的意願,使過程和結果都體現社會公平正義。調解制度既能充分尊重當事人意願,又能體現社會公平正義要求,在化解民事糾紛上具有獨特優勢。首先,當事人自願參加糾紛調解,充分表達自己的意願。在調解過程中貫徹公平公正公開原則,當事人地位平等,在程序上得到公平對待,意見和訴求得到充分溝通和協商。對于糾紛解決的結果,當事人自行考慮利害關系,如果最終自願接受,說明當事人認爲調解結果是公正的。進入新時代,社會利益關系更加複雜,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強烈,這就需要不斷健全完善調解制度,充分發揮其對于化解社會矛盾糾紛特別是解決民事糾紛的重要作用。

  建立和完善預防性法律制度,既要預防糾紛升級,也要預防糾紛發生。公證制度、法律顧問制度、公職律師制度、公司律師制度等法律制度在預防糾紛發生方面具有重要作用。公證制度最主要的功能是提升證明力,經過公證的法律文書、法律行爲和法律事實,其證明力一般情況下要高于其他證據。因此,通過公證固定證據、確定權利義務,對事先防範糾紛具有重要作用。比如,重大資産重組和並購公證、金融衍生品交易等的公證、知識産權保護公證、産權保護公證、家庭資産管理方面的公證等,對于避免出現相關爭議具有重要意義。法律顧問制度、公職律師制度、公司律師制度等,通過讓律師提供專業法律意見,增強相關決策的合法性、合理性、可操作性,事先識別並排除各種法律風險,可以有效避免事後出現糾紛。在全面依法治國過程中,應找准制度建設的著力點,積極回應人民群衆新要求新期待,提升用法治手段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的能力,從而不斷增強人民群衆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。